我该走了

等了这么久,守了这么久,到头来还是一场空。
或许我们彼此的出现就是一个错误,亦或许天意弄人,看着你结婚生子,等了你那么久,不知道以什么身份又在你身边存在这么久,从那时的你侬我侬,到现在的冷漠相待,你给我的伤,我从不说出口,我以为自己可以慢慢消化,不曾想这种消化变成堆积,与其继续彼此伤害,倒不如相忘江湖来的彻底。
是时候了,这一次,我,该离开了。
曾经说好的陪伴,可能要食言了。
对你所有的承诺我都做到了,唯独这一次
我想我的陪伴到此了
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。
我该走了。
谢谢你的出现,祝福你。

接受

不在了,就是不在了。没有了,就是没有了。变了,就是变了。

this too shall pass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一直以来,都认为这是一场梦,是一场比较长的噩梦

一直以来,都认为我不会走这条路,没想到,这一次我毅然决然的走了,为了母亲,我说到做到,虽然,我不幸福,虽然没有爱,虽然...
无数的虽然,却唤不醒这场梦魇

是的,我结婚了,有法律保护的婚姻,却没有丝毫的安全感。

在这个失眠的五月,我鼓起勇气,做了人生最大的决定,并付诸行动,在这个五月,我前所未有的挣扎,我的人生,我的前方,以及我的未来,尽管没有结果。

我以为那一天的结束,梦会醒来。
一切的我以为,只是我以为,发生的已经发生了,真实有效。
我已无路可退。

浮生若梦。

沿途与你偶遇,阳光甚好

忽然不明白这条路要怎么走,往前是满满的绝望,往后,无路可退。

this too shall pass

是有多无助

也许,该转身了……
今后,各自曲折,各自悲哀。

© 季小末 | Powered by LOFTER